台湾辅仁大学文学院院长,哲学系教授陈福滨先生来我校作学术讲座
发布时间:2013-10-28 浏览次数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之二:孟子的诚:从善、动、觉之义理论起

 

10月14日晚19点30分,台湾辅仁大学文学院院长,哲学系教授陈福滨先生在中国文化书院勉学堂做了一场名为“孟子的诚:从善、动、觉之义理论起”的学术讲座。文化书院院长张新民主持了本场讲座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 陈教授首先为同学们解释了为何“诚”。《说文解字》云:“诚,信也。”在先秦文章中“诚”常作为一种语气助词,一开始并没有道德层面的意义,而《孟子》第一次将“诚”与道德挂钩,“诚”开始作为孟子对道德的一种要求纳入“性善”之中。
其次,陈教授介绍了“诚”的思想来源。在周朝,卜筮者占卜时须有虔诚的心,这就是“诚”的起源,正所谓“言行一致,真实无妄”。孔子在《周易·乾·文言传》将“诚”、“德”和“化”联系在一起,表明了“诚”不仅是道德,更有一种感化的作用在其中。
       由此,陈教授提出了三个问题:第一,“善”的自明性、可欲性,及“善”作为价值根源的意义;第二,“动”、“不动”和“至诚”、“思诚”、“反身而诚”所带来的诚与善之化所指涉的意义;第三,“诚”与“觉”的关系。
陈教授对这三个问题进行了严密的论证。对于第一个问题,陈教授认为孟子指出了性善乃源之于心善的“即心言性”的理论,即人性本善,这就说明了善的自明性;孟子在《告子上》中提到善“悦于心”的命题,是善的可欲性;而善的价值根源,正在于人牺牲“小体”成全“大体”的行为。
       在“诚”与“动”的问题上,陈教授引用杨伯峻对《孟子》的注解,认为“动”即“感动”,强调道德的实践比道德的诠释更加重要,即“至诚而不动者,未之有也。”
在“诚”与“觉”的问题上,陈教授认为“觉”更多地是指一种道德的自觉,孟子的“觉”要的是人要有“仁义礼智”四端之心,立“大体”以融摄“小体”。“思诚”不是以“诚”作为客观对象而“思”之,而是要以实践来做“自我反思”,即“反身而诚”,这就是一种道德的自觉。
在结语处,陈教授总结了孟子论“诚”重视道德实践的价值,诚乃中国历代圣贤之心法,是中华文化一切美德善仁之根源。“诚”可以弥补当今机械时代的畸形发展和物欲横流,有着永恒的价值。
       

演讲结束后,师生踊跃参与讨论,提出了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,如从佛学角度解读“动”与“不动”、“善意的谎言”是否有着内在冲突等。
最后文化书院院长张新民进行了演讲总结,表示人性与道德生命是统一的,因此人类在“诚”的状态中将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人文学院 鲁睿/报道 吕琼/摄影   编辑/文明星)